军魂网

搜索
举报中心
军魂网爱心专题
参战老兵功勋项链 参战老兵迷彩帽 军魂纪念章
纪念茶具 老兵羊毛衫 老兵长袖衫衣

广播台

对越自卫还击战系列纪念品订购热烈祝贺军魂网兴宁联络站挂牌关于爱心捐款的公告深圳电视台采访军魂网创始人丘华群
依法保障参战老兵生活水平的建议军魂网会员首届联谊活动暨军魂系列酒上市发布会致词 《军魂网》原创视频集锦南方日报专访军魂网创办人丘华群
烈属、战友给军魂网赠送锦旗图集 军魂网创始人丘华群简介捐助军魂网芳名录一 芳名录二KU6网专访军魂网创始人丘华群

[军营小故事] 十八岁 我的芳华

[复制链接]

2

主题

5

帖子

31

积分

积分
31
发表于 2018-1-12 19:5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十八岁,我的芳华走进一个漆黑的夜里。

         “前面那个最高的山头就是扣林山主峰,1705.2高地,上面有一个排的越军。右边那个山头有越军一个班……。”龙宝才连长用手指着前面黑呼呼的山头 在我耳边小声说道,也不管我看没看清楚,说完快速往山上走去。

         时间是1981年5月5日晚,月亮都好像在帮我们,不知躲那去了,天黑得伸手不见五指,下车后,密密接敌全副武装行军十多公里,走着走着,我实在太累就迷迷糊糊的边走边睡,直到一头撞到饮事班的行军锅上才清醒过来。接着李祖宪战友又掉到河里去了,曾立法急忙把半自动步枪伸向李祖宪,好一阵手忙脚乱才被乔正一把拉上来。赶到猛洞边防检查站,没有喝上一口水,便奉命向扣林山主峰攻击出发阵地运送弹药。身上背着自己的单兵武器,用一种皮质背架背起20多公斤的炮弹箱,每个战士负重30-40公斤,便向扣林山出发,从猛洞边防检查站到扣林山主峰的距离有20多公里。当时是没有公路的,脚下是一条凹型小路,这种小路中间低两边高,行走中又看不清楚路面脚踢到两边人便摔到在地,我已经不记得摔了几跤,被后面的战友拖了起来。

         看着连长消失的身影,我不由得紧张起来,握紧手中的枪,把子弹推上膛,关上保险,山越来越陡,坡度已接近或超过40度,也早已没了路,又怕踩到地雷,听着自己急促的喘息声,浑身衣物已被汗水浸透,也不管前边是人还是树抓住用力一扯就往上爬,往上摸了几百米看见3个人影一把抓去,看着他们背上没有弹药箱,小声一问才知道是126团的,一个战友上前摸了摸我背上的弹药箱,把水壶递给我:“兄弟,辛苦了。”我接过水壶喝了两囗水,大张着嘴呼呼地喘息着摇摇手,道了声谢,继续往上爬,历尽千辛万苦终于跟上连队,把弹药送到指定地点。完成任务已是凌晨3点多钟,原路返回时,湿淋淋的军装裹在身上,我胸腔内像有团火在烧,过了一会又全身发冷还在不断地冒冷汗,两脚像踩在棉花里,我想我这是要死了,这时心中早已没了恐惧。拖着疲惫的双腿随连队来到猛洞北侧公路下面的一个小山沟,天也亮了,吃了点干粮,虽然很累猫耳洞还是要挖的,下午休息,晚上躺在猫耳洞中想到明天早上战斗就要开始,心脏开始跳个不停,再也无法入睡,眼前又浮现出从大屯营区出征的那个场景……。

         79年自卫还击后,越军不甘心失败,又悍然派兵侵占我扣林山,占我国土,杀我边民,中央军委命令126团为主攻,125团1营,3营7,9连配属,拨除扣林山越军据点,还边疆安宁。我们是4月30日开过誓师大会,晚上离开营房的,车队缓缓驶出营房大门,战友们默默无声,我看着渐渐远去的营房,心想不知道此生还能不能再回到营区;不知道(战时不准通信)家乡的父母、哥哥、弟弟、妹妹还好吗?出营房后车队汇入其它部队的洪流,数公里长的车灯像一条银色的长龙在夜幕下的山水间上下游走,很是壮观。看了一会,就靠着郑周书排长的腿睡着了。

         5月7日凌晨6.30分,随着信号弹升起,扣林地区万炮齐鸣,大地在颤抖,攻击开始,我的心又开始在跳,过了一会又钻出猫耳洞爬上坡顶向扣林山方向望去,对于战争我还停留在电影里,眼前的扣林山战区除了激烈的枪炮声,什么都看不见,也不像电影上有什么背景音乐。中午11点,2连奉命到扣林主峰抢运伤员和烈士,途中遇到我的同学,老乡李有明,他腿部中弹,他紧紧拉着我的手说道:“光荣,不要上去了,太危险了,我们连已倒下13个了。”我忙扶住他连声问:“怎么样?伤得重吗?”一边摇摇头:“不行啊,不上去那不是贪生怕死吗?会丢父母的脸的,你下去好好养伤吧。”说着拿起担架往上爬,一路上不断有伤员、烈士被抢运下来,当地的年轻村民也拿起竹杆做成的简易担架加入军工行列,上扣林村的苗族妇女用手捂着嘴巴,肃立在寨子旁泪水摸糊了双眼,在小声地哭泣着。枪炮声越来越近,战斗还在继续,终于到达主峰1705.2高地,在一个凹地里,躺满了几十个伤员和烈士,缺胳膊少腿,地上到处是鲜血,脑浆,还有人的粪便,我知道那是肠子被打穿的伤员和烈士留下的,树叶上也是一片刺眼的红色,有的伤员和烈士身体裸露部位的皮肤都没了,身旁参加过战斗的老兵说这是被炮弹爆炸的火焰灼伤倒地造成的,重伤员的舌头用长长的大号捌针穿透拉出来捌在下巴上,我们把一个大个子重伤员放上担架,一路上伤员那没了鞋的腿紧紧地蹬在我肚子上,扣林地区山高谷深,运送伤员是件苦差事,为保持担架平衡,前面的人要举着手抬,后面的要蹲着小心地的往下移动,十多公里的路程,到了救护所,伤员也牺牲了,后悔的是我没翻看他的衣服,不知道他的姓名。从中午11点至晚上8点多,整整9个多小时,脸部和双手上到处是被草划破的口子,被汗水温透的衣服就没干过。

        筒单地吃了几片压缩饼干,接前指命令2连到11号界碑一带布防,由于扣林地区地型复杂,加之又是夜间穿插,连队误入越南黄文欢游击队驻地,因怕引起误会,便就地裹着雨衣宿营,到天明才在密林中砍出一条通道,于下午到达11号界碑附近,我们4班防御无名高地,无名高地在扣林山主峰右侧,山头大约100多平方米,短暂的休息了几分钟,没有谁下命令就自己起来挖猫耳洞,挖好后再把各自的点连接起来形成战壕,晚上我值班时哨位在苏玉泉的猫耳洞旁,周边的山头上枪炮声断断续续,手榴弹炮弹爆炸的火光一闪一闪的,苏玉泉这小子睡梦中也不老实,老是发出一些声音,我睁大着眼睛一动不动地盯着前方.……。

        清晨,肚子有些饿,便拿出压缩干粮,摇了摇早已无一滴水的水壶,饼干粒不断地从嘴里往外掉,我眼睛一亮,看到了战壕边小草上那晶莹的露珠,.便伸出舌头舔去。两天后连部命令我们4班拼入连部所坚守的二号高地,二号高地要比无名高地大得多,海拨也比无名高地高,他和无名高地一样位于11号界碑右侧,无名高地左二号高地在右。二号高地的防御是每天以一个排,一个重机枪班、一个炮班为阵地值班,时间为24小时。为减少伤亡其它班排在阵地反斜面我方一侧构筑猫耳洞,我与曾立法和陈克坤挖了一个大猫耳洞用碗口粗的杨梅树作了支撑,铺上干草三个人钻到里面。曾立法是6班的,陈克坤5班,我和陈克坤都是战前从6班调出。当时我还闹了好几天的情绪,死活不愿意离开6班。班长段跃进,江苏人,79年自卫还击前从其它军区调入的战斗骨干,军事素质很高,单兵战术动作如行云流水,一声卧倒,整个动作快捷中带着一种柔性,灰都不扬起一点。他和排长郑周书几次和我谈心:“我知道你舍不得离开我、离开6班的战友,你到了4班,我们还是一个排,又不是见不着了,你也是老兵啦,要服从上级命令。”周书排长接着说道:“我也和4班住在一快,你到4班后不是和我在一起了吗,放心吧打仗时你跟着我,走吧!我们一起到4班去。”我才不情不愿的到了4班,后来我有事没事总是爱往6班凑。在扣林山的日子里,总是一场虚惊接着一场虚惊,一天早晨早饭时,轮到4班打饭,指导员阳建强在炊事班锅前一站:“同志们,我讲一下,除了值班的一排外,三排的同志休息,二排的同志排雷。”我一听心里一惊,心里直叫:“惨了!惨了!今天怕是要光荣啦!”战前训练时,地雷,工兵到是教过,可当时我思想开了小差,结果只听进八个字‘见孔就插、见缝就掐。’具体怎么操作却是一头雾水,这就是不专心的后果啊!饭后捉心吊胆地跟着战友们向雷场走去,到了一看,虚惊一场,原来是在埋战友们的粪便。‘雷’排完后还挖了一个筒易厕所。在扣林山的日子,战友们的神经时都是崩紧的,白天黑夜都是枪炮声。

         扣林地区地形怪,气候也怪,不是下雨就大雾天气,每天只有白天11点多至下午5点是雾散开的时候,.你不知道越军会什么时候来?战斗会什么时候开始?甚至不知道自己还能活多久。我是被一阵激烈的爆炸声中吓蒙的,不知是谁喊了一声炮袭,整个二号高地都在晃动,我一头扑进猫耳洞,双腿软了进不去,是用双手搬进去的,最后一看不是二号高地,又跑出去看。

        又到我们排值班了,好不容易从早敖到晚上,我几天都没睡好了,郑周书排长看着越来越虚弱的我,拿出一棵手榴弹扭松后盖让我抱在胸前,叮咛道:“今晚你睡觉吧,如果被越军抓住你就拉弦,”我点点头‘嗯”了一声,他又指着右前方前出哨位的苏玉泉说道:“如果苏玉泉被俘你就投弹炸死他和越军,我们不能当俘虏。”我再次点点说道:“好!” 这一夜高地无战事,我也得以睡了一个好觉。从战场纪律来说,周书身为排长,在阵地值班时让一个战士睡觉是违纪的,但从人性上讲周书无疑是一个很人性化的好大哥,这不能不使我感动,当时我想,当周书排长有危险时,我会为他拼命!

         防御作战是很坚苦的,饥一顿,饱一顿,吃的是饼干和半生不熟的饭,菜是干板菜和少量的罐头。扣林山的蚊子个大毒性也大,咬一口就是一个白色小泡,奇痒无比使人忍不住用手抓,抓破了接着就淌黄水溃烂,加上严重缺乏维生素,很多战友得烂裆病,衣服湿了被身体捂干,捂干又湿了,一身绿色的军装早已变成破烂的灰绿色,头发胡子长得像乞丐一样,不要说洗脸刷牙,就连吃饭的碗都是雨天用雨水冲冲,晴天抓把野草擦一下,下次吃饭时接着用,就这样坚苦的日子,我们2连仍然像钉子一样钉在二号高地,我们护送首长,下山背给养。在背给养的途中路过猛洞邮局,想起已两个月没给家中写信了,于是找了张压缩饼干的包装纸,在邮局借了支笔给家里写了几句话:“亲爱的父母亲、哥哥、弟弟、妹妹你们好!很久没给你们写信了,很想你们,我已到前线十多天了,我还活着,你们放心吧。父亲母亲,有战争就会有牺牲,假如……假如我在战斗中牺牲了,希望你们不要难过,照顾好弟弟妹妹。好啦,我还有任务,不多说了,保重!” 寄好信转身背上给养和战友们返回了阵地。

         夜深了,猫耳洞中,我在不停地动来动去,曾立法转身看着我:“咋啦?”“痒! 浑身上下那都痒。”我皱起眉小声说道,曾立法凑了过来:“我帮你挠挠,”我摇摇头:“不用,不用,”曾立法说道:“那我给你唱花灯探干妹,听着歌就不痒啦。”接着便小声唱了起来,唱毕,陈克坤也坐起来:“我唱草原之夜吧。”低沉悠扬的歌声在枪炮声的伴奏下在阵地上飘荡。唱罢歌我又问陈克坤:“你哥哥牺牲了,团首长也不照顾一下你,还叫你上前线,你才16岁啊,要是你也……,你让家里怎么办?”陈克坤默声地低下头,随即又抬起头看着我:“是我自己要来的,死就死吧!”

         几天后,我们2排就调到营部负责营指的警卫工作,直到6月26日撒出扣林战区。

        扣林山拨点作战,在这次任务中,126团吃了肉,125团只是喝了汤,团首长耿耿于怀,便几次向上级请战,攻打老山,军委批复:由125团主攻,126团配属准备拨除老山的越军据点,撒到麻栗坡盘龙的2连又找了个类似老山的山头,又开始了紧张的老山战前训炼,1981年10月,根据敌情的变化,中央军委考虑到由125,126两个攻打老山,力量有些薄弱,便取消了这个作战计划。于是125团便撒回个旧市大屯高压电磁厂。从4月30日至6月26日的57个日日夜夜,我们大多时候都是泡在泥水里,患上严重的风湿病,皮肤病,战后我的体重从战前的52公斤下降到47公斤,57个日夜我们吃完了现在的年青人几辈子的苦。

         2017年4月,在麻栗坡烈士陵园,125团的一个老兵站在一个在84年4.28战斗中牺牲的118团烈士墓前,敬上香烟,低声说道:“兄弟,这里本该是我们埋身的地方,谢谢你们替代了我们,躺在这里……”话未说完,已泪湿衣襟!

         37年来多少个夜里……
         在梦中我分明看见:晨曦中,李祖宪和乔正抱着枪,在他们编制的竹床上,在枪炮声中呼呼大睡。
在梦中我分明听见:猫耳洞中,曾立法在唱着云南花灯‘探干妹,’陈克坤在唱着流行歌曲‘草原之夜。’

         我对着远山问:
         十八岁,我的芳华你在那里?
         远山回答:
         在你与儿孙讲了一遍又一遍的故事里!
         在二连的两战名册里!!
         在南疆边民安居乐业的笑声里!!!
         在祖国改革开放三十七年的和平环境里!!!!

         三、五个老兵酒后闲聊,我们常报怨政府亏侍了老兵,后悔不该去当兵。可我们心中明白,假如历史重来,我们依然会进入军营,依然会进入二连,依然会进入硝烟,并肩作战!祖国有难,热血男儿岂能不挺身向前!

                                  杨光 荣2018年1月11日于昆明
文章不错!打赏鼓励一下!

6人打赏

0

主题

2

帖子

24

积分

积分
24
发表于 2018-1-12 21:4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征衣
为你18岁芳华点赞!

0

主题

138

帖子

197

积分

积分
197
发表于 2018-1-12 23:17 | 显示全部楼层

0

主题

61

帖子

119

积分

积分
119
发表于 2018-1-13 07:0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青春的芳华,血染的芳华,回想的年代,难忘的年代!!!

0

主题

1

帖子

5

积分

积分
5
发表于 2018-1-13 09:4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0

主题

56

帖子

102

积分

积分
102
发表于 2018-1-13 18:56 | 显示全部楼层

2

主题

5

帖子

31

积分

积分
31
 楼主| 发表于 2018-1-13 20:4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江海剑神55 发表于 2018-1-13 07:07
青春的芳华,血染的芳华,回想的年代,难忘的年代!!!

谢谢理解!

0

主题

13

帖子

41

积分

积分
41
发表于 2018-1-15 17:02 | 显示全部楼层
点赞!者阴山、老山打得最凶,应该是83年5月吧?

2

主题

5

帖子

31

积分

积分
31
 楼主| 发表于 2018-1-15 20:5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yux_1230 发表于 2018-1-15 17:02
点赞!者阴山、老山打得最凶,应该是83年5月吧?

最凶的是84年7.12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