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魂网

搜索
举报中心
军魂网爱心专题
参战老兵功勋项链 参战老兵迷彩帽 军魂纪念章
纪念茶具 老兵羊毛衫 老兵长袖衫衣

广播台

对越自卫还击战系列纪念品订购热烈祝贺军魂网兴宁联络站挂牌关于爱心捐款的公告深圳电视台采访军魂网创始人丘华群
依法保障参战老兵生活水平的建议军魂网会员首届联谊活动暨军魂系列酒上市发布会致词 《军魂网》原创视频集锦南方日报专访军魂网创办人丘华群
烈属、战友给军魂网赠送锦旗图集 军魂网创始人丘华群简介捐助军魂网芳名录一 芳名录二KU6网专访军魂网创始人丘华群

[连载] 《沉浮》第一章:师范学校里的小男生

[复制链接]

181

主题

376

帖子

2853

积分

积分
2853
发表于 2017-4-25 07:5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
一、师范学校里的小男生
公元1924年初夏的一个上午,上海师范专科学校里的一位上了年纪的杂役推开学校的大门,在校门口的公告栏上刷了些浆糊,然后贴出一张布告。
“贴啥昵啊,阿拉看一看!”街边的人群中正有许多闲来无事的人,于是纷纷围上来看。
“学校嘛,总要招生的,你们自己看。”那位杂役点上一支烟,然后拎起浆糊桶,进学校里面去了。
一个识字的男人走过来,一边看一边嘴里还喃喃有声地念道:时至今日,我沪上早已领国中风气之先,世界先进教育理论之潮率先由沪上登陆中华。兹特打破陈规,无论男女,招收新生,使之同班就读,以为新式教育之典范。恳请广大市民,踊跃携子女报名为盼。
有人叫道:“什么之乎者也的,一塌糊涂!”
一个人问那个男人:“那上面写的是什么?”
那人说:“新式学校招生,男女同班读书。”
有人听了咋舌道:啊哟喂,乖乖!男女同班成什么体统,那不要乱套了?阿拉小囡勿要去!
但是也有人觉得过去的老皇历要不得,他插嘴说:家里小孩子反正是要读书的,要读嘛就读最新潮的好了。
那个主张守旧的人说:洋人的新潮式有什么好啦,在大马路上一个男的搂住一个女的就亲嘴!羞死了。要读书嘛就要读礼教,老祖宗的东西丢不得,勿要读那个新式洋学堂!
但也有人说:新式洋学堂有什么不好?我们的老古董传了几千年,后来还不是败在洋枪洋炮下面。我看,要读就读那个把中
国皇帝拉下马的学问!
其实那些说三道四的人里面,并没有谁家的孩子要读书的,他们不过闲极无聊而已。
但是有个叫王一夫的年轻人也来到这里,他上前认真地看了看布告,然后急忙转身回家。
没多久,王一夫在他母亲的陪同下又回到学校,他们找到招生办公室,王一夫对老师说:我来报考师范专科学校!
老师微笑着看了他一眼,拿出一张登记表让他填写,并告之了考试的时间。
当他们母子二人走出学校的时候,母亲对他说:“好好地读吧,将来做个教书匠也不错啦,家里的钱也正好够你读完这个学校,以后就靠你来挣钱养家了。”
王一夫是从报纸上看到师范学校招生消息的,所以他来到学校打探消息,正巧碰上学校这边也贴出布告。所以他回到家里和母亲说:“学校那边贴出布告了,看来是真的招生。”
母亲说:“那就快去报名!你等等,我陪你一起去。”
所以他们母子二人一道来报名。
当他们报了名往回走,走到所住的里弄口时,遇上了邻居阿菊。阿菊看见一夫回来了,面露笑容上前打招呼道:“一夫哥哥回来啦?”
一夫妈妈问她:“作啥伲?”
阿菊说:“纱厂今天又罢工了,日本老板打电话叫警察来抓人,工友们都说要团结起来和老板斗争,阿拉一介女人,勿要搅进去,就回来了。”
一夫妈妈叹气道:“唉,勿上工哪来钞票买米?”
阿菊低下头说:“没办法,阿拉每天只吃一餐饭好了。”
一夫说:“大家都不好过,没米了到我家来拿一些好了。”
阿菊抬头望着一夫说:“阿拉勿要!一夫哥哥要读书的,还是专心功课。”然后自顾走了。
一夫妈妈摇摇头,同一夫回家去了。
这个阿菊自幼父母双亡,她当然没读过书。从十几岁就在纱厂里面上工,工钿又少。如今赶上罢工,她只好回家干捱。她很喜欢一夫哥哥,但又有强烈的自卑感,只是把感情强压在心底,尽量不表露出来罢了。但只要王一夫一出现,她总要上前打招呼的。一夫哥哥在她心里有特殊的位置。一夫哥哥读了书,将来要跳龙门做大事的,自己和他不般配。不要耽搁他了。
于是王一夫回到家里,拿出书本,刻苦地准备功课。
一夫妈妈呆呆地看了他一会,就去做饭。
阿菊回到家里,其实她今天一餐饭也没吃,家里早就没有米了,于是她又喝了一点水。
门响了一下,邻居阿刚闪了进来。他说:“阿菊,纱厂里今天还不开工?”
阿菊邹起眉头,过一会才说:“你勿要管那么多,好好保住你的小命才是道理!”
这个阿刚与阿菊从小一起长大,但他自幼与人争勇斗狠,白刀子进红刀子出的,令阿菊很厌恶。后来阿刚又加入了斧头帮,每日里打打杀杀的更甚了。不过他见了阿菊,就很温柔,从来不和她顶嘴的。阿菊虽然知他心意,但对这种有今天没有明天的亡命徒也只好敬而远之。
阿刚将一小袋米放在地下,说:“煮一点稀饭来吃吃,不要那么苦自己!”
阿菊叫道:“快拿回去,又偷谁家的?”
阿刚摇摇头说:“今天这个不是偷的。是我们老大要教训一个冤家对头,我冲在最前面,一斧头下去,把那个人手腕砍断掉了!老大一高兴,当众给了我几张钞票,我给家里买了点米,也给你拿来一些。”
阿菊厌恶地叫道:“啊哟喂,快拿走吧,这么血淋淋的米哪个吃得下?下一次就轮到剁你的手腕了!”
阿刚低下头说:“我知道你看不上我,我们斧头帮的人说不上哪一天就让人砍的残缺不全了!我也没资格娶你。可是你也要知道我对你好,阿拉心里只有侬!”
阿菊叫道:“快走快走,以后勿要来啦!”
阿刚顺从地走了。
阿菊从门缝里看到阿刚走远了,才转身看着这一小袋米。她终于没舍得把那一小袋米扔掉,她实在是已经两天没有吃东西了。于是她起身熬了一点稀饭吃下去。
王一夫的母亲不是他父亲明媒正娶的夫人,而是家里的“娘姨”。他祖父当年是满清军队里的小头目,随军参加了对湖南大山里瑶民的镇压,掠夺了不少钱财不说,因为一个瑶女家里都被军队杀光,只剩她一人并且相貌娇好,于是被他祖父带回江苏老家做妾,以后她生的都是女儿,在王家也只能做娘姨。他父亲出自他家明媒正娶的夫人。因为他父亲常年在上海跑生意难免寂寞,经大夫人同意,就带出来一位娘姨为妾,王一夫就是这位娘姨所生之子。
可惜天公不做美,他父亲在上海染病去世,他母亲思前想后,也不好回到江苏老家原配夫人那里去看别人的白眼,于是母子二人就留在上海清贫度日。好在王一夫懂事早,立誓早一点承担起家事,读起书来十分刻苦,这让他母亲十分欣慰。
不久学校张榜公布招考的结果,王一夫在榜上赫然列为头名。
一夫急匆匆回家,对母亲说:“我考中了,是头名!”
母亲拿出一件他父亲生前穿过的长衫说:“这件衣服还不算太旧,我帮你改一改,还可以穿的。以后在学校里面就不要穿补丁衣服了,人家要笑的!”
他穿着母亲亲手改过的他父亲生前穿过的旧长衫,捧着一包书来到学校,怯怯地走进教室。
全教室的师生都转头看着他。
老师问他:“这位新同学,报一下你的姓名好勿啦?”
他向老师鞠了一躬,说:“我叫王一夫。”
老师兴奋地说:“噢,同学们,这位是本次招生考试中成绩最好的同学,是第一名!”
同学们钦佩的目光一下子都集中到他的身上,弄得他很不好意思。他低下头默默地走向自己的座位。
新的学期开始了。
老师说:“欢迎大家进入本校学习!因为大家来自不同的家庭,程度不一,学校里面要组织一次摸底考试,请大家回去复习一下,明天我们就要考啦。”
同学们当天回去都认真地复习功课。
第二天考试,第三天公布成绩。大家看到考试成绩处于头名的仍然是那个王一夫。
同学们对他说:“状元,金榜题名了嘛,恭喜恭喜!”
王一夫摆摆手说:“啥昵状元,这次正好考到我会的那一章了,以后还不知道怎么样呢!”
几个月后,学校组织阶段测验,公布成绩的时候大家又一次惊呼:“哇,又是王一夫!”
以后几次测验下来,班里公布的成绩榜中头名总是王一夫。
同学们议论道:“乖乖,看不出这个人,很平常的嘛!”因为他日常的穿戴被人看出他家里的清贫,并且他在学校里面从不吃中饭的。每到午休时,大家拿出自带的午餐,他就躲出去,坐在树下看书。可就是这样一个人,学业却是班里面最好的。
王一夫在国文、数学、美工、音乐这四门课中总是班里头名。他非常喜欢音乐课,每次上课他总是盯着那架脚踏风琴。
音乐老师从他的眼神中看出渴望的意思,于是对他说:“这风琴很贵重的,不能人人都动手弹奏,你要是实在喜欢,不如裁一些长条纸,在那上面画出琴键,然后按照音乐课上教过的曲目回去练指法,练得好了,我可以让你在琴上试一试!”
王一夫高兴地连连说:“谢谢老师,谢谢老师!”
当天放学回家,他真的找了些长条纸,开始画琴键。
过了些日子,他找到音乐老师说:“我在自绘的琴键上把您教过的曲子弹下来了。”
老师用怀疑的目光看他一眼,说:“你坐过来,两只脚交换着踏踏板,然后用手指在琴键上把一首曲子弹奏下来我看!”说着用手指了一下风琴前的椅子。
王一夫坐下来,虽然有点磕磕巴巴,毕竟弹下来了。
老师看着他说:“不错,再经过练习你就能弹奏得很好!不如每天放学以后你来我这里练习一个小时!”
王一夫向老师鞠躬道:“谢谢老师!”
到了第二年,有一天音乐老师对同学们说:“我向学校方面建议过了,以后由王一夫作为我音乐课的助教!请王一夫同学到前面来,把上次课程教过的曲子为大家弹奏一遍!”
王一夫在大家惊疑的目光下走到前面,把前一课的曲子认真地弹奏了一遍。
同学们惊叫起来。在上海这种地方,即使一般有钱人家也买不起风琴。而会弹奏风琴的人,必定是财界大佬的公子哥。
老师开始讲课,而需要弹奏风琴的地方,都由王一夫进行。
从此他就在音乐课上代老师弹风琴了。
另有一天数学老师在课堂上当众说:以后我有事嘛,就叫王一夫带领大家预习好了,他是典型的当先生的材料!
大家的目光不免又一次地都集中在他身上。
当天晚上王一夫回到家里,把五块银元递到母亲手里说:“这是我在学校里面担任助教的工钿,每月只有这五块钱,也能补贴一点家用了吧?”
母亲眼睛红起来,说:“等你毕业就好了,现在功课要紧!”
王一夫在班里拔了头筹,许多同学争相与他交往,探讨功课。毕竟是在那个时代,女同学们一开始还不大好意思与他接触,不过彼此交头接耳嘁嘁喳喳一番:“有问题可以去问那个王一夫了,他可是半个老师啦!”
“阿拉勿要,他是男生,怎么好去交往的?”
“探讨个问题有啥好怕?不行就只好去问老师。”
“其实还是问他方便一些,大家同班嘛。”
后来想想也没有什么不妥,不如大方一些,于是才开始与他接近。王一夫也很热心地有问必答,与她们讨论功课,慢慢地,大家都开朗起来。
每次王一夫回到家里,母亲总是给他留着热饭,至于荤菜,母亲是从来舍不得吃的,都留给他。但是他每次吃饭都有意地把荤菜剩下一半说:“我吃不下了。”
母亲知道这个孝顺的儿子是有意让自己也吃些荤腥,于是就尽量地把菜留到下一顿再热给他吃。
王一夫每每想到母亲的艰辛,就恨不得早一点毕业,好挣钱为家里分忧。他拉着母亲的手说:“等我挣钱了,一定要让你老人家过好一点,不要这么苦了!”
母亲的眼睛红起来,说:“啥昵挣钱不挣钱,有你这一句话,我也不算白活这一世!”
班里另一位男生,那个叫于又伦的也很引人注目。他父亲是上海市政府的秘书科长,家境虽好却很平易近人,经常与同学讨论功课,有不懂的地方就虚心求教,表面看起来,他全没有富贵人家纨绔子弟的习气。只这一点,他就不比王一夫差。
那于又伦既是殷实人家子弟,就常有女同学有意无意地与他搭话,所以放学的时候他的身边总不乏异性相伴。上海这个紧靠着黄浦江畔由船码头发展起来又吸引了许多洋人的城市,家境的殷实富贵就是成功的标志。每逢放学,于又伦走出校门,总有几位女生等在校门口,与他同路,一边走一边聊。
有一天班里一位叫李群的女生和一位叫玉兰的女生放学以后一道走,她们聊起了班里的同学。
玉兰说:“王一夫嘛笃定要做教书匠的啦,那个于又伦可是前程远大得很!”
李群却说:“我倒觉得王一夫将来前程不可限量,并且他人又好,肯帮人的!”
玉兰笑笑说:“是,两个人都很好的。”
玉兰的家境虽然比王一夫好一些,但也属一般人家。女孩儿多思,她自从考上师范学校起,就对未来的生活想个不住。虽然王一夫上学的头一天就吸引了她的眼球,但是在上海这个地方,女人嫁什么样的人家可是头等大事。王一夫肯定人好,敬业,待人又热情;不过像于又伦那样官宦人家的公子,却那么平易近人也对她产生了强烈的吸引力,毕竟家境也是不得不考虑的重要因素。所以她在内心里对这两位男同学始终不知偏向哪一边才好。
可是慢慢地,有些女生觉得与于又伦同路并不好,因为他的手总是有意无意地碰到她们的身体,尤其是身上较敏感的部位。
有一天玉兰放了学又像往常一样等在校门口,当于又伦走出校门,她就笑着迎上去:我们一路走好不好?
于又伦四下里看看,目光中有些许遗憾,但他仍然笑笑说:当然好啦,一个人走路多寂寞!
玉兰看出了他的眼神,诡笑着说:李群先走了,她不知怎么搞的,好像对你敬而远之。
于又伦脸上有些发烧,说:也许她对我哪里看不惯。
其实他心里当然清楚,那天他与李群同路,在一条僻静的弄堂里,他企图对李群动手动脚,被李群打了一耳光!从此李群再不与他同路走了。不过说起来,他反而更加喜欢起李群来了,因为李群与其他的女学生不一样。他总想找个机会向李群解释解释,他就不信,李群真的会与他家里的那些年轻女仆们不一样,不想为了向他这位大少爷讨好而献身与他。
玉兰哪知就里,她只觉得于又伦既生在富贵人家,又没有少爷架子,真是少见,因此愿意与他交往。
于又伦的父亲有四个老婆,年龄也参差不齐,最年轻的只比又伦大六岁。
小的时候他很淘气,总是不停地在各个房间之间乱窜,经常搅了父亲的好事。于是他父亲就找了几个年轻的女仆,专门陪他玩。后来他就不大去父亲的房间闹了。
当他长到十四岁时,有一次看见一位年轻女仆换衣服,他不由得看得愣住了,随之身体内也产生了一种莫明其妙的冲动,于是他的眼球像是被吸引了一般呆呆地盯着她看。
那女仆偶然一回头看见了他,就笑话他说:没出息,女人的身体有啥好看的啦?
他也不答话,只是呆呆地看着那女人全裸的身体。后来他看那女仆并没有怪他的意思,禁不住走到她身边,用手摸她的身体,先是她的脸,然后是她的脖子,乳头,腰以及两腿间。
女仆说:你们两父子怎么都一样!”——原来这女仆被他父亲占过便宜的。
但是于又伦并不懂,他问:我父亲怎么了?
那女仆淫笑着在他裆下摸了一把说:你父亲就拿这个小东西欺侮我过!怎么,你也要来?
他不懂,问她道:来什么来?
那女仆向屋外看了一眼,见没人注意他们,就说:你脱掉衣服,到床上来就明白啦!
然后她不顾羞耻地公然分开两腿躺在床上,又说:“快一点,上床来啦!”
当他脱掉衣服伏在她身上与那女仆在床上缠在一起的时候,他的少年时代就结束了。
那女仆不以为耻,竟对其他女仆谈起大少爷“成人”的事,甚至还拉别的女仆晚上到她房里见识见识
从此他一发不可收拾。
他考入师范专科学校以后,表面上很谦和,其实对班里的女生早就垂涎三尺,总想知道女学生与那些女仆有什么不同。
上个月于又伦父亲在家里暴跳如雷,他狂叫道:“去,把那小王八蛋给我找来!”
管家赶快找到于又伦说:“老爷叫你呢,小心一点!”他做了一个手势,那意思是他父亲很不高兴!
于又伦来到他父亲的房间,只见与他有染的那几名女仆身上青一块紫一块地跪在地下。
于又伦问他父亲道:“您找我?”
他父亲大声叫道:“当然是我找你,我要祝贺你成人喽!瞧瞧你这些相好的,怎么样,味道还不错吧?”
他满不在乎地说:“不过闷得慌了玩一玩而已,您老人家要是不高兴,以后我到妓院去开心好了,发什么脾气?”
他父亲跳着脚大叫道:“王八蛋,你要是敢去妓院就不要回来了,留在那边当鸭子多开心?”
于又伦只好低下头去,嘴里说:“好了好了,都是我不好!您也要注意身体,不要伤了中气!”
他父亲见他认了错,也略为缓和一下口气,说:“你看看你,居然与家里女仆滥交,要是传了出去,我们于家还成什么体统!来人哪!”
一位身强力壮的门卫过来应声道:“请老爷吩咐。”
老爷子指一指那几个有些姿色的年轻女仆说:“带她们到帐房那里打发几个钱,然后叫她们滚蛋!”
那门卫叫一声:“还不快走?”
于是那几名女仆被赶出门去。
老爷子又说:“你们几个。”他指一指那些男仆:“看住他,如果他再做那些有损门庭的事,你们也别干了!”
算来他已经有近一个月没有摸过女人的胴体了。
今天纵使没有李群,拿眼前这个玉兰聊解饥渴也罢!
当他们走到一条僻静的弄堂,于又伦假作无意地抬手,碰了玉兰前胸一下,玉兰愣一下,以为他是无意的,就与他拉开些距离继续走。
而当走到一个路口时,于又伦竟又拍了一下她的屁股说:我们走这边!一边说着一边还在她身上摸。
玉兰这才明白于又伦的企图,说:你是大户人家的公子,别拿我们穷人家的女学生寻开心好勿啦?
于又伦却向四下里看看,然后猛地一下子扑过来抱住玉兰说:我管不了那么多了!说着就在她唇上脸上狂吻。
玉兰顿时目瞪口呆手足无措,竟任由于又伦在她身上和两腿间乱摸乱抠起来,半天也没说出什么。过了好一会,当于又伦将手伸进她的内裤乱摸时,她才惊叫一声,拼命挣脱出来,整理了一下衣服,然后捂着脸跑了。
于又伦本来想追上去的,但是他发现有人从另一个弄堂口走出来,只好呆呆地站在那里,心中暗暗地发了一会狠,然后才猛然转身,向妓院走去。
第二天放学,玉兰和李群刚走出校门,只见于又伦迎上来说:我们一道走好不好?
玉兰沉下脸来,问李群说:他这个人怎么搞的?
李群说:啥昵怎么搞的,不要与他一路走就没事!
两个人自顾转身离去。
于又伦独自站在那里,望着李群的背影,心里发誓一定要把李群搞到手。
后来班里的女同学都与于又伦疏远了。
纱厂破产了,日本老板卷了款子跑掉了。阿菊又是几天没有吃东西。万般无奈的她只好来到阿刚家。
阿刚妹妹问她:“啥事体?”
她问:“阿刚没在家里呀?”
阿刚妹妹说:“这个死鬼,好几天都没回家了,听他过命的兄弟讲,好像是跟老大到外省去做什么大事情,说不上谁要倒霉!”
阿菊只好转身离去。
阿刚妹妹在她身后喊道:“等他回来我叫他去找你!”
可是从此阿刚就再也没回过家。
阿菊饥肠辘辘,漫无目的走在马路上。忽然她发现一同在纱厂作工的阿娟打扮得妖里妖气地站在街边。
阿菊一愣,心想:“她这是做什么?”
她不禁躲在一根电线杆后面悄悄地看。
一位穿长袍的男人走过来,色迷迷地盯着阿娟。阿娟对那男人笑笑,伸出一根手指比划一下,那男人也笑起来,伸手在阿娟的屁股上摸起来。阿娟推开那男人的手,指一指自己家住的方向,于是两人勾肩搭背地走了。
阿菊走到阿娟刚才站街的地方发愣。没多久那个男人一边系衣服扣子一边走回到马路向南去了。阿娟也从家里走回来。她发现了阿菊,不禁一愣,问她:“你都看见了?”然后又说:“我还有一个小囡要养活,有什么办法?”
阿菊叹一口气,问道:“作一次要多少钱?”
阿娟低下头小声说:“一块钱。”然后她拿出一块银元给阿菊看。
阿菊说:“我已经两天没吃饭了。”
阿娟掩面抽泣着说:“你饿死了才是你一个人,我要是饿死了可就是两条命!”
从此阿菊也学着阿娟那样去站街。
以王一夫的家境,与于又伦家没得比。他之所以引人注目,一是功课好,二是待人热枕,三是从未不知怎么搞的碰人家女生的身体。无论谁在学业上有什么难解之处,他都耐心地不厌其烦地帮人家讲解。所以一些女同学也放心地与他相处,并无禁忌,其中就有那个李群。
本来一夫对李群印象不太好,因为她说话直言不讳,经常在言语上与他有些冲突。可是老师把班里日常的杂务都交给一夫以后,渐渐地在与同学们关系的平衡中他发现,他经常想听一听李群的意见。
“这个人倒是挺有一套的。”后来他常常这么想。
再后来他又发现,李群一旦认识到自己有什么不妥之处,也会很诚恳地向他致歉,每当这时候,她的神色迷人至极。
其实李群从进入师范学校的第一天起就挺佩服一夫的,她知道他家境贫寒,但从未见他气馁过,只是一味认真地苦读。他不仅学业优异,而且乐于助人,她像班里的其他同学一样,对他充满了好感。尤其是因为她说话不注意冲撞过他几次以后,他并不恼她,仍然像以往那样对她和言悦色,并且在学业上有什么问题仍然愿意与她探讨。
“这个人好脾气嘛!”她这么想。
时间久了,突然有一天她发现如果哪天她看不见他就会强烈地思念他,这种感觉吓了她一跳!“难道这就是外国小说上所说的爱情不成?”不管怎么样,她渐渐地每天只想着他,无论她怎么想摆脱这种状态也不行了。
她不知道,他也陷入了同样的状态!
慢慢地,王一夫经常只和李群走在一起,而李群每天放学时也是有意无意地磨蹭着不走,直到王一夫走出校门,她才迎上去,亲亲热热地与他并肩而行。至于王一夫看着李群时的那种眼神,就是再木的脑袋也知道是怎么回事。
李群被于又伦碰的时候她毫不犹豫地拳脚相向,而和一夫走到没人的弄堂里时,她总想像着外国小说中恋人们挎着胳膊时的情景。终于有一天,她见一夫始终和她保持着距离,心有不甘地主动地突然上前挎起一夫的胳膊!
王一夫吓了一跳,连忙说:“啥昵,啥昵?”
李群却将脑袋依偎在他的肩上。
王一夫明白了,他急忙向四周张望,生怕有谁看见,紧张了好半天,后来终于紧紧地握住了李群的手。
李群的脸涨得通红,她与一夫对视了好一会,笑了。
恰在此时从他们后面走过来的玉兰看见了,她惊异得两眼圆睁,赶快躲到一根电线杆后。直到他们两人走远了,她还站在那里不动。她眼眶发红,恨自己的犹豫不决,没有及时向王一夫倾诉,以致心中的偶像落入他人之手。想到那个待人热情诚恳并且成绩优异的小男生多次在学业上帮助过她,她的眼眶红起来。
于又伦不知什么时候也走过来。
他对玉兰说:你作啥昵,今天还是我们一道走好了。说着他的手又向玉兰身上摸去。
玉兰拨开他的手,狠狠地瞪他一眼,转身走了。
于又伦心有不甘地在她身后喊:“摸一摸怎么啦?”
文章不错!打赏鼓励一下!

181

主题

376

帖子

2853

积分

积分
2853
 楼主| 发表于 2017-4-25 08:01 | 显示全部楼层
征衣
所以于又伦十分嫉妒王一夫。常常莫名其妙地突然挖苦王一夫。比如说:一夫将来当了老师,一定是只教女学生!
阿菊只能做“野鸡”,站街也不是谁都能站。那些在帮会里拜过山门交过钱的女人,才能有一个固定的位置。同时每天挣来的钱还得上缴一部分。所以那些女人是有人保护的。那些孤魂野鬼一般的女人只好偷偷地在辟静无人处拉客。而且一旦被帮会发现,还要挨打。有时候刚发现一个目标,那些缴过保护费的女人就来抢,阿菊也不敢吭气。
第一天站街倒是挺顺利,虽然只拉了一位客人,毕竟那一块银元够煮几天的稀饭了。接下来连续三天却都没开张。
阿菊好不容易拉了一位客人,帮会罩着的那个女人就过来冷笑一声:“谢谢侬!”然后挎着那男人走了。
第二天又拉了一位客人,收了钱,到屋子里刚完事,那个女人却推门进来,伸手说道:“钞票拿来!”
那男人提上裤子哈哈大笑道:“不关我的事,反正我付钱了!”阿菊只好忍气吞声地把那一块银元交出去。
今天再不开张就又要饿肚子了。天上下起雨来。阿菊饥肠噜噜,身上发抖。
那位受帮会保护的女人拉了一位醉熏熏的大兵,挎起那大兵的胳膊得意地走了。可是不一会那女人脸上带着伤痕回来了,抽泣道:“小赤佬,一文钱也没有,还打人,老娘白辛苦!”
阿菊看到了,一点解气的感觉也没有——当女人不容易,当穷女人就更加不容易。
等了好半天,才又来了一位穿长衫的男人。
阿菊向那女人使了个眼色道:“喏,来客人了。”
那女人一反平时排挤她的态度,居然罕见地对她友善地笑了一笑说:“谢谢侬。”然后挎起那男人向家里走去。
不一会又来了个男人,围着阿菊转了一圈并看着他。
阿菊强笑着伸出一根手指说:“只要一块钱。”
那男人说:“阿拉晓得。”于是两人向她家里走去。
事毕那人抛下一枚硬币就要走。阿菊一看是一枚五角币,急忙拉住他说:“先生,只有五角啊!”
那人抡她一耳光说:“好啦,给你补上,臭婊子!”然后出门扬长而去。
阿菊捂着脸哭了一会,只得又向街边走去。
雨虽然停了,可是秋风吹入人骨。阿菊浑身发抖。
街头那边走来两个人,从两人不同的步态上看得出是一男一女。他们手挽着手,依偎在一起走过来。
这两人显然不是她的客人,阿菊闪在电线杆后面。当那两人走近时突然她心里像被雷击一般呆了:她看出那个男的竟是她心里最爱的一夫哥哥!那个女的她也见过,是与一夫哥哥同校就读的那个女同学李群。
天色已晚,光线很暗。这两个沉浸于甜蜜之中的人根本没看见电线杆子后面有一个认识他们的人。两个人就那么低声说着什么,慢慢地走远了。
阿菊疯了一般狂跑回家,伏在床上嚎啕大哭一场。
     

4

主题

6975

帖子

9372

积分

积分
9372

参战纪念章

发表于 2017-4-25 09:31 | 显示全部楼层
动态,自由,逍遥。
     

1760

主题

1万

帖子

13万

积分

积分
136727

元老勋章参战纪念章

发表于 2017-4-26 02:08 | 显示全部楼层

181

主题

376

帖子

2853

积分

积分
2853
 楼主| 发表于 2017-4-26 08:26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网主和朋友们的支持!!
     

52

主题

5298

帖子

8809

积分

积分
8809

参战纪念章

QQ
发表于 2017-4-27 17:30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