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魂网

搜索
战友圈APP下载
军魂网爱心专题

广播台

军魂网创始人丘华群简介南方日报专访军魂网创办人丘华群各地烈属、战友给军魂网赠送锦旗图集关于爱心捐款的公告
依法保障参战老兵生活水平的建议没有共产党中国会怎么样?打过仗的将领是否该站出来为被维稳的战友正名了?今天的中国还能战否?
优抚工作做得好比建造百艘航母都强涉军问题不解决将危及国家安全美国已经错过了肢解中国的机会只能看着中国崛起与美国斗争到底走自力更生之路才能实现中国梦

[本站原创] [三场话剧] 复 燃

[复制链接]

3

主题

56

帖子

157

积分

积分
157
发表于 2018-1-9 18:1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镜台无尘 于 2018-1-9 18:35 编辑

复燃图.JPG

这个本子写于1979年3、4月间,当时我参加广州军区组织的作家采访团到各野战医院采访伤兵后用三天时间写的,修改后给军区话剧团一队排演。最近看了《芳华》电影,突然想起了40年前我的这个话剧,发现两者颇有雷同之处,觉得真奇怪,严歌苓的小说比我晚了30多年,谁抄谁呀?呵……



三场话剧
  
                      复     燃

  
  
  
  剧中人物:
  
  黄文昕——战斗功臣,伤员,三十岁。
  
  黄母 ——六十余岁
  
  肖 慧——护士,二十五岁。
  
  小 于——护士,二十岁。
  
  张 伟——军部新闻干事,二十七岁。
  
  连长
  
  通迅员
  
  医院院长
  
  医生护士数人
  
  战士数人
  
               第  一  场
  
  [七九年二月下旬的一天。
  
  [中越边境自卫反击战战场。阵地上战壕纵横,铁丝网支离破碎,残碉废堡硝烟滚滚草木燃烧,一面千疮百孔的越南旗在阵地上欲堕不倒地歪斜着。
  
  [激烈的枪炮声幕启;只听得“轰隆”一声巨响,冲杀声四起,一群战士从战壕后的山坡下跃上,奋勇向敌方冲击,突然,从幕侧的暗堡里响起机枪声,几个战士应声而倒。部队被压在战壕里,敌人的炮弹不时的在我方爆炸。
  
  [连长与付指导员黄文昕在战壕掩体内向敌方观察。

  
连   长 :他妈的,又是一个暗堡!
  
黄文昕 :(指暗堡)就在那!土堆后面的岩石里。
  
连    长 :龟孙子还真有点花样呢,狡猾的家伙!哼!干掉它!爆破组呢?
  
黄文昕 :(朝旁)准备!
  
连长 :(命令)第一爆破组,上!
  
      [两个战士跃出战壕,手持火箭筒向敌暗堡冲去,中途被击倒。
  
连    长 :(吼)第二爆破组,上!
  
  {又两名战士手持炸药包上,仍被击倒。
  
连     长 :(怒吼)第三组,上!
  
  {无动静。
  
连长 :第三爆……(回头一楞)你?
  
黄文昕 :(手持炸药包)我去!
  
连长 :第三组呢?
  
黄文昕 :已经负伤了。
  
连长 :重新组织。(见黄不动)老黄?……
  
黄文昕 :后续部队马上就要从这里通过,来不及了,连长!
  
连长 :(看表,恨恨地)嗨!
  
黄文昕 :快下命令吧!
  
连长 :(紧握黄手)好!付指导员,你去,我来掩护!(夺过一挺机枪,发泄出愤怒的子弹)
  
  {黄文昕猛地跳出来,向敌堡扑去。
  
通 :(惊)副指导员!?
  
连    长 :嚷什么?给我多装点机枪子弹!

(敌火力扫射过来,黄文昕卧下去,连打几滚,跃起又冲,又卧倒爬行。接近暗堡时,他突然翻身跃起,向幕侧扑去。旋即,又见他从幕侧的暗堡上滚下来,随之一声巨响,暗堡炸飞了。部队跃起冲去。台前后一片杀声,黄文昕艰难地站起来,他的脸上,身上染着鲜血,他的眼睛负伤,什么也看不见了。)
  
   {连长与通讯员跑过来。
  
通 :付指导员!
  
   {黄文昕摸索着。
  
连长 :(急忙扶住)老黄,你的眼睛……
  
黄文昕:连长,暗堡炸掉了,快命令部队冲啊!
  
连长 :已经冲上去。(对通讯员)快包扎。
  
黄文昕 :不要管我,快去追敌人!
  
连长 :龟孙子跑不了!
  
黄文昕 :连长,你去吧,部队在等着你哪!
  
连长 :好。通讯员,你负责护送副指导员下去!
  
黄文昕 :不,不,战斗还没结束,我不能下战场!
  
连长 :执行命令!(冲下)

  

   {通讯员为黄包扎好头部,扶黄坐下。
  
通 :副指导员,我背你下去!
  
黄文昕:不!等一等,让我再听一听这枪炮声!
  
通 :(沉默)……
  
黄文昕:打得多激烈呀。(枪炮声大作)这是大部队在总攻了,好哇,真解恨呀!可惜,我再也打不上了……
  
通 :(安慰地)付指导员,等你伤好了,就会回到战场来的。
  
黄文昕:到那时候,也许……战斗已经结束了。
  
通 :为什么?
  
黄文昕:党中央不是说过,我们反击的时间和区域,都是有限度的。
  
通 :(难过地)付指导员,你走了,以后再也听不到你的故事了,也听不到你唱《满江红》了。
  
黄文昕:(为之激动)不,以后,我不仅要讲,还要写,把这一切都写出来。……(沉思一阵)“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岳飞写得真好呀,你会唱了吧?来,咱们唱一唱,好吗?
  
通 :嗯。
  
   {二人轻轻哼起岳飞的《满江红》:
  
   怒发冲冠,凭栏处,萧萧雨歇。
  
   抬望眼,仰天长啸,壮怀激烈
  
   三十功名尘和土,
  
   八千里路云和月,
  
   莫等闲,白了少年头。
  
   空悲切!
  
   ……
  
   {一阵剧痛,黄文昕昏厥过去。
  
通 :(惊慌)付指导员,付指导员!
  
   {护士肖慧与担架二人急上;
  
肖慧 :(对担架)快,这有伤员!
  
   [肖慧检查伤势
  
通 :(急切地)同志,危险不?
  
肖慧 :现在很难说。
  
通 :(噙着泪水,恳求似地)同志,请你们一定想办法抢救他,一定想办法治好他!(泪水流了下来)
  
肖慧 :(深受感动)他是……
  
通 :他是我们的付指导员。为了战友们不流血牺牲,为了给全团开辟道路,他亲自抱着炸药包,炸毁了敌人的暗堡。他……
  
肖慧 :他叫什么名字?
  
通 :黄文昕。
  
肖慧 :(震惊)什么?他叫黄……
  
通 :黄文昕!
  
肖慧 :(伏在黄身前,手抚着他的脸)黄文昕……(泪水涌了出来,喃喃地)是他!
  
   {渐暗。
  
   {暗转。三年前,南方都市火车站广场一角。肖慧停立在一棵槟榔树下,肖的画外音:“三年前,我在军部文工团当演员,黄文昕是本团的创作员。他那正直、热情和俭朴的为人引起了我的敬佩和爱慕,他对我也怀着一种真挚的情感。这一天,他从海南部队体验生活归来,我到火车站接他。正在这时,一位名叫张伟的人来了。他是军里的新闻干事。
  
   张 :肖慧,肖慧。
  
   肖慧 :张伟,你怎么来了?
  
   张 :我到处找你。听说你到火车站来了,我就赶到这儿来了。
  
   肖 :(不愉快地)你真会“跟踪追击。 

 
   张 :(跟上)肖慧!
  
   肖慧 :(半理不理地)嗯?
  
   张 :(拿出一本书)这本书是你的吧?
  
   肖慧 :(惊异)咦?怎么?你从哪里拿来的?
  
   张 :不要问我,你借给谁了?
  
   肖慧 :这你管不着!
  
   张 :(被肖顶了一下,咽了口气,停顿一会,得意地)是管不着,但这是过去。这次,我不能不管!
  
   肖慧 :(迷惑但冷漠地)你这是什么意思?
  
   张 :告诉你,黄文昕犯错误了!
  
   肖慧 :(惊,继而不信)你胡说!
  
   张 :我知道你是不相信的。有这么一个人,去年年底给中央文化部写了一封长信,反映群众对当前的文艺生活不满意,说是什么一花独放一家争鸣,还对江青同志最新推出的革命样榜戏提出一大堆问题。他是谁,你知道吗?
  
   肖慧 :(平静地)我知道。
  
   张 :(惊愕)你知道?
  
   肖慧 :这有什么?不少人有同感。记得你不是也发了几句牢骚吗?
  
   张 :不不不,那是我一时糊涂,是我的政治水平不高哇,事后经过学习,我已经提高了认识。
  
   肖慧 :你真会说话。
  
   张 :哼!目前的形势在发生着急剧的变化,你还感觉不出来呀?黄文昕的一封信惹了大祸了,中央有关部门指示,把这封信作为重要事件来抓,要政治部对黄及有关亲友审查、揭发!
  
   肖慧 :(惊怔)啊?……
  
   张 :不要吃惊,肖慧同志,这是可以理解的。黄文昕这人平时就喜欢看封资修的东西,说起话来就少不了不满情绪。当初,我就料到这个人将来非摔跤不可,你看,这不……
  
   肖慧 :(木然)……
  
   张 :这本《茶花女》听说是外国一本描写妓女生活的大毒草,借这种黄色下流的书,亏他对你说得出口!
  
   肖慧 :给我(把书抢过来)是我愿意帮他找的。有罪我担!
  
   张 :(一楞,又陪着笑脸地)肖慧,你别生气,你对同志有求必应,这种精神是好的……
  
   肖慧 :用不着表扬。
  
   张 :(仍笑着)……你看我在他床头发现这本书后,知道是你借给他的,怕别人追查,就悄悄藏在口袋里,专门来送还给你的。
  
   肖慧 :(冷冷地)谢谢你。
  
   张 :(极诚恳地)肖慧,我知道你和黄文昕比较要好,这我不过问。可是,我认为,任何感情都必须建立在思想基础上,要成为一条战壕的战友。(停了一下,见肖没有反应,又接着说下)我们是宣传战士,是党的号角,应该紧跟运动形势的发展,不能逆潮流而动呀!
  
   肖慧 :(疑惑地)难道真是他错了吗?……
  
   张 :事到如今,不是一目了然吗!……过去我劝过你几次,不要去听黄文昕那些奇谈怪论,你反而生我的气,越来越疏远我,冷淡我(伤感地)那时候,我内心是那样的苦闷和空虚。我好象变成了一个孤独的人,对一切失去了信心……
  
   肖慧 :(心烦意乱地)你别说了……
  
   张 :(似乎十分动情地)不,我不能不说!当初我不相信,不,是不理解,象你这样的才能外貌,象你这样的家庭出生,为什么爱上黄文昕这样的人?论家庭,贫穷;论外表,其貌不扬。后来我才发现,你是认为他刻苦勤学,有事业心。可是,你看错了,他走的路不正,不会有什么发展前途的。(停顿一会,见肖苦痛的脸色)肖慧,你申请入党的问题,我们小组研究过了,本来都没意见了,现在出了黄的事,就要看你的态度了,作为一个党员,是不会在原则上让步的。
  
   {传来火车汽笛声。
  
   张 :——好,你想想吧,我走了。(下)
  
   {肖望着张伟的方向,不由自主地跟走了几步,火车鸣叫,她一惊,停住,茫然呆立。


   片刻,“肖慧——”随着声音,奔出一个精力充沛,浑身似火的青年,这就是黄文昕,他手拎提包,另一手托一精细包扎的东西。
  
   {肖慧慌忙地不知如何是好,欲走已迟,欲躲不成,只好克制内心的紧张情绪,迎上去。
  
   黄文昕 :(惊喜地)肖慧,你在等我?
  
   肖慧 :(模棱两可地点点头)……
  
   黄文昕 :在车上我就想,你会来接我的会来的,真的来了!……
  
   肖慧 :看你高兴的!还不把东西放下来歇会儿。
  
  {伸手接放黄的东西。
  
   黄文昕 :哎,小心!
  
   肖慧 :(指黄手托着的东西)这是什么?
  
   黄文昕 :这是你最喜欢的东西。(解开包扎露出一尊洁白,秀雅、苍劲的海花石)
  
   肖慧 :(惊喜)海花!
  
   黄文昕 :你看,它是这样的洁白,是这样的秀雅,又是这样的苍劲,它具有纯朴、坚贞的品格,它象征着美好,宁静的生活,它寄托着战友之间深切的……感情。
  
  {肖慧慢慢收敛了笑容,缓缓转过身去。
  
  黄文昕 :(未察觉)肖慧,这是我从海岛给你带回来的礼物。(递过去)(肖不动了)
  
  黄文昕 :怎么,还好意思?(开玩笑得)收下吧,我的安琪儿!
  
  肖慧 :你怎么这么说话?
  
   黄文昕 :(感到惊讶)你?……
  
   肖慧 :(严肃地)我问你,“安琪儿”是什么意思?
  
   黄文昕 :这是外国人的……
  
   肖慧 :(反感地)又是外国人外国人,我是中国人!
  
   黄文昕 :我是开玩笑说的,况且,这句话也不是什么……
  
   肖慧 :(打断)我希望你不要开这样的玩笑!
  
   黄文昕 :(怔住了)肖慧,你,你今天怎么啦?
  
   肖慧 :(扭头痛苦状)……
  
   黄文昕 :(注视)说话呀;肖慧!有心事应该告诉我,你不能瞒我!
  
   肖慧 :谁瞒你什么啦?(欲言又止,沉默)
  
   黄文昕 :肖慧,你是受到什么委屈了?
  
   肖慧 :没有。
  
   黄文昕 :为什么不高兴?
  
   肖慧 :……
  
   黄文昕 :(停顿了一会,鼓起勇气,真诚地)有句话在我心里埋藏很久了……你知道我的心吗?
  
   肖慧 :(慌乱地)不,我什么也不知道!
  
   黄文昕 :我告诉你!
  
   肖慧 :不、不!你不要……
  
   黄文昕 :我要说!我憋不住,我……我爱你!
  
   {肖怔住。突然哭了起来。
  
   黄文昕 :(莫名其妙)嗯?你……
  
   肖慧 :(强压心中的紊乱,抬起头)我问你一件事,你还记得你写给文化部的那封信吗?
  
   黄文昕 :怎么不记得?七五年十二月发出的,到今天三个月的时间。
  
   肖慧 :你闯祸了!
  
   黄文昕 :什么?
  
   肖慧 :因为这封信,你成了审查对象,造成了政治上的大错误!
  
   黄文昕 :哦?……(惊愕,震动,但出于早就作好了思想准备,很快平静下来。)
  
   黄文昕 :(沉重而有力地)从那封信以后,我就作好了思想准备……
  
   肖慧 :你打算怎么办?
  
   黄文昕 :(坚定地)没有别的路走,跟他们斗到底,我不会屈从的。
  
   肖慧 :不、不,你不能……文昕,你已经错了第一次,不能错上加错!
  
   黄文昕 :什么,错上加错?你也这样认为?
  
   肖慧 :他们代表党中央,代表文化大革命,代表新生事物,你是一个共#产党员,不能执迷不悟,一错再错。
  
   黄文昕 :(义愤地)不,他们代表不了党中央,他们是打着新生事物招牌的民族败类,社会渣滓!
  
   肖慧 :(被黄的喊声吓坏了,左顾右盼愤恼地)小声点,这是什么地方?不在你的小房间里。
  
  黄文昕 :有什么怕的?这是人民的呼声,是正义的呼声。我是一个共=*党员,绝不会轻易改变我自己的立场、观点,去迎合政治风头的需要!……
  
  肖慧 :行了,别说了!你应该面对现实。
  
  黄文昕:现实?现实是个什么状况,难道你我不清楚吗?
  
  肖慧 :正因为清楚,你就应该想想自己的后果。
  
  黄文昕:后果?
  
  肖慧 :对!文昕,你是一个正直有勇气的人,你刻苦,有事业心,在创作上,我相信你希望你朝正确的方向发展,取得更大的成绩。(近似哀求)文昕,在大是大非面前,可不能糊涂呀!
  
  {黄文昕听着肖慧的音语,就如一盆冷水浇在他发烫的心头上,他用一种疏漠的眼光盯住肖,发现自己一度热恋过的人竟然这么不理解自己,而自己也这么不了解她。黄的脸色黯然暗淡,心上一阵阵发寒。
  
  黄文昕 :(颤声痛苦地)——好象一场梦,我明白了……
  
  {他手一松,海花掉在地上摔碎了。
  
  肖慧 :(惊)海花!
  
  黄文昕:它已经碎了!(拾起提袋,疾步走去)
  
  肖慧 :文昕,文昕!……
  
  {灯暗。
  
  {肖的声音:“那次决裂以后,不久,黄文昕被下放到海岛连队当兵。三年了,我们没有见过一次面,想不到,三年后,我们在战场上,是这样的相遇了。”



后面更精彩,请继续阅读《复燃》第二场
《复燃》手机版


文章不错!打赏鼓励一下!

3

主题

56

帖子

157

积分

积分
157
 楼主| 发表于 2018-1-9 18:27 | 显示全部楼层
征衣
初来乍到,向各位首长和战友问好!
参战老兵腰带

3

主题

56

帖子

157

积分

积分
157
 楼主| 发表于 2018-1-9 21:43 | 显示全部楼层
  第      二     场
  
  {陆军后方医院——海滨。椰树、槟榔树生气勃勃,婀娜多姿。树下散落着石凳子,远处是明镜似的海面。
  
  {一月之后。傍晚时分,护士小于在帮助黄文昕练体力。他们附近的一张靠椅上支着黄的一付拐棍。黄文昕的右眼已失去视力,左眼尚在治疗与观察之中,逐渐能辨认字迹,他的大腿伤口已愈合,但行动不便。
  
  {小于扶着黄一步一步地试着走。
  
   黄文昕:(走了一会),于护士,让我自个试试。
  
  小于 :你自个来?
  
   黄文昕:嗯!
  
   小于 :医生怎么说的,忘了?你的伤口刚愈合,只能在护士的帮助下进行点轻微的活动,需要锻炼。你一个人这么走,这不行!
  
  黄文昕:医生不也说过,现在我需要活动活动,需要锻炼,老让你这么扶着,也叫锻炼呀?
  
  小于 :那……
  
  黄文昕:生命在于运动,运动多了生命力才旺盛,才能使创伤早日痊愈呀。
  
  小于 :你的道理总比别人多。好,试试吧小心点。
  
  {于手一松,黄刚迈出第一步,就打了一个趔趄。
  
  小于 :(连忙扶住他)你看你!
  
  黄文昕:(拒绝了于)不,你走开!
  
   {黄咬着牙,忍着剧痛,坚强地一步一步地向前迈。
  
  小于 :(为黄数步子)一、二、三……十!
  
   {当第十步时,黄的腿已经不听使唤了,他刚迈出身子就歪倒下去,于扶住。
  
  黄文昕:(不甘心的)再来一次。
  
  小于 :(坚决地)不行!运动要讲个限度,过度了就有害无益了。坐下吧,在这歇歇。看你这一头的汗。(掏出手帕要为黄擦汗,黄谢绝。自己用手帕擦了擦。)
  
  黄文昕:好,看看大海。大海是这样的宽阔、深远,真叫人心旷神怡啊。

3

主题

56

帖子

157

积分

积分
157
 楼主| 发表于 2018-1-9 21:44 | 显示全部楼层

  
  小于 :这一个月的病床生活,可把你憋坏了吧?
  
  黄文昕:是呀,我这才真正尝到医院生活……
  
  小于 :(紧接)可怕!对不对?
  
   {二人笑
  
   {在他们旁边,经常有伤病员散步走过,有些与黄打招呼,这时,一个年青姑娘扶着一个病员娓娓细语地从黄文昕面前缓缓走过,黄文昕见状勾起心事。
  
  黄文昕 :(目光焦虑,自语地)潮涨又潮落,一天又一天,这么久了,为什么……
  
   小于 :噫,你在想什么?
  
   黄文昕:(惊醒)呵,没想什么。
  
   小于 :(突然地)哎,她怎么不来看看你呢?
  
   黄文昕:谁?
  
  小于 :就是她呗!你忘了,当初你的眼睛扎着绑带,还是我替你写的情书呢。
  
   黄文昕:(不好意思地笑了)你呀!……
  
   小于 :(关切地)回信没有?
  
   黄文昕:(缓缓地摇头)……
  
   小于 :这就怪了,都二十天过去了,难道还收不到你的信?
  
   黄文昕:很难说,也许她……工作忙。
  
   小于 :(想了一会儿安慰地)是的,她一定有别的什么原因。你放心好啦。
  
   黄文昕:(奇怪地望着于)哦?
  
   小于 :象你这样的人,我相信她不会做对不起你的事的。
  
   黄文昕:(被小于的诚挚纯朴感染)小于。
  
   小于 :(转移话题)我给你念高尔基吧?
  
   黄文昕:辛苦你了,二十多天来,我的眼睛看不见,你总是给我念书报,真不知怎么感谢你好。

3

主题

56

帖子

157

积分

积分
157
 楼主| 发表于 2018-1-9 21:51 | 显示全部楼层

小于 :要感谢就感谢肖护士。她怕你烦闷,把自己的收音机搬到你床头,知道你爱吃辣椒,专门从街上买来辣椒酱,给你念读书报也是她吩咐的。
  
   黄文昕 :哦!我怎么一点不知道:
  
   小于 :你眼睛看不见,她又不要我声张,你怎么知道。
  
   黄文昕 :(心中荡起一股热流,但表面冷静)那请你替我谢谢她。
  
   小于 :她才不要谢呢。她说你是一个有志于写作的人,很勤奋,很刻苦。那时候,你的眼伤还很严重,我们想,象你这样的人,如果失去了双眼,该是一桩多么痛苦的事呀!(不好意思地)谈着谈着,肖慧姐姐不知为什么哭起来,我也忍不住……
  
   黄文昕 :(暗叹了一下,转而笑着把书拿过来)小于,我自己可以看了,告诉你,开刀以后,我的左眼从没发生过不正常的现象,现在还产生了一些光感。
  
   小于 :右眼呢?
  
   黄文昕 :已经达到了1.0的视力。
  
  小于 :(为黄感到高兴)情况良好。现在,你还不能马虎,必须进一步注意,万一发生交感性眼炎,就坏事了!
  
  黄文昕 :托尔斯泰曾经说过:眼睛是人的灵魂的窗口。这对灵魂的窗口,可以说是我们所有东西中最珍贵的东西。敌人使我失去光明,你们把光明重新给了我,这光明来之不易呀。哦,你看我,说起来没个完了,小于,你去吧,我自己在这看看书。——你不用陪我了,去吧。
  
  小于 :那咱们说好,我不在的时候,只许你坐着看书,可不许乱动!
  
  黄文昕 :(故意严肃地)是!
  
   {于笑着走开。


3

主题

56

帖子

157

积分

积分
157
 楼主| 发表于 2018-1-9 21:52 | 显示全部楼层


  
   {黄文昕打开书本,聚精会神地看起来,不一会儿,他惊喜,欣佩地拍案而起。
  
  黄文昕 :写的真好!(朗诵)“在苍茫的大海上,狂风卷集着乌云。在乌云和大海之间,海燕象黑色的闪电,在高傲地飞翔,一会儿翅膀碰着波浪,一会儿箭一般直冲向乌云,它叫喊着。——就在这鸟儿勇敢的叫喊声里,乌云听出了快乐。”
  
   {肖慧悄悄出现在他身后,她听到这里,也情不自禁地接下去朗诵。
  
  肖慧 :“在这叫喊声里——充满着对暴风雨的渴望!在这叫喊声里,乌云听出了愤怒的力量,热情的火焰和胜利的信心。”
  
  黄文昕 :(惊异地)你?
  
  肖慧 :(充满激情地)文昕!
  
  黄文昕 :(也热烈地)肖慧!
  
  肖慧 :今天又听到你朗读《海燕》的声音了。
  
  黄文昕 :这是我最欣赏的名篇。
  
  肖慧 :还记得以前我们一起谈论《海燕》时的情景吗?
  
  黄文昕 :(触动了痛处)以前?
  
  肖慧 :(目光如炬)呵?
  
  黄文昕 :(对视了一阵,慢慢冷漠)记不清了……
  
  肖慧 :(沮丧地)你——
  
  黄文昕 :(沉默)……
  
  肖慧 :(半响,为了打破难堪的沉默)你看,这大海的黄昏,景色多迷人!
  
   黄文昕 :(随声的)嗯,是迷人。
  
   肖慧 :(指远处)那一轮落日,好象把整个大海都烧红了……
  
   黄文昕 :是美啊,不过,同样的风景在不同人眼里,会产生不同的感情。
  
   肖慧 :当然,你呢?你是什么感受?
  
   黄文昕 :我?(笑了笑,不无怨忧地)“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
  
   肖慧 :(怔了一下)你不应该这样想。
  
   黄文昕 :(半响)世界上不应该的事多啦,偏偏它要发生,有什么办法?
  
   肖慧 :(苦痛地)难道你还不能原谅我吗?
  
   黄文昕 :(突然笑起来)不,肖慧,我应该----请你原谅!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吧,我认为我们都不必放在心上了。
  
   肖慧 :心灵中留下创伤的事,不容易平复的。(如怨似诉地)文昕,这三年来,我每当想起那件事,心里就格外痛苦,总觉得欠着你一笔债。这笔债什么时候才能偿还呢?我盼望着有一个奇迹出现。有时在梦中,奇迹出现了,我看到了你,你站在深渊的那边。向我微笑,向我招手。我不顾一切向你奔来、奔来……就在我挨近你的时候,我一步踏空,掉进了万丈泞渊。我惊醒了,睁着眼睛,呼喊着你的名字:“昕、昕,你在哪里?”喊着喊着,泪珠儿滴落在枕边,我怕惊动宿舍的小于,就用被子蒙住脑袋,放声痛哭起来……(哭)
  
   黄文昕 :(深深感动,真诚地)慧……
  
   肖慧 :这是我自己造成的苦果,只有我一个人吞下去。
  
   黄文昕:不,吞苦果的不止你自己,我难道……
  
   肖慧 :(望着黄,等待着)……
  
   黄文昕:(突然意识到什么,竭力从感情的旋涡中挣扎出来,把手一挥)咳,三年过去了,还提它干什么呢?
  
   肖慧 :三年前,你离开广州那天,为什么不告诉我?
  
   黄文昕:我不愿意……
  
   肖慧 :为什么?因为我伤了你的心?
  
   黄文昕:当然,这是一个原因,记得那天我走得很匆忙,当领导下通知我下连当兵,我就草草整理了行装,反正我也没什么家当,简单得很。买了张船票就走了,许多战友和同事,我都没告诉一声。
  
   肖慧 :为什么?
  
   黄文昕:你知道,我当时的处境。我要忘掉那个地方。也期望那个地方忘掉我,我想悄悄地在那个地方消逝。现在想来,当时那样做,太意气用事。
  
   肖慧 :你走后,我向别人打听到你的地址,给你去了两封信,收到了吗?
  
   黄文昕:收到了。
  
   肖慧 :为什么不回信?
  
   黄文昕:看了你那两封真诚的信,我很是感动。我准备认真写封回信。但是,一提起笔来,心烦意乱 ,写完了撕掉,写了多少次,撕了多少回,所以就一直没有回信了。
  
   肖慧 :你负伤后,我听到你战场上的作战事迹,我感到惊异和震动。没想到你在那关系到全团战斗胜负的重要时刻,能如此机智勇敢地炸毁敌暗堡,为大部队进攻开辟了道路!
  
   黄文昕 :敌人的暗堡最终是要被炸毁的。我只做了任何一个战士都可以做到的事情,没什么可惊讶的。
  
   肖慧 :你的事迹在报上、广播里已经宣扬出来,军区党委也给你记了一等功。
  
   黄文昕 :党给我这么大的荣誉,我受之有愧。
  
   肖慧 :除此之外,还有其他感想吗?
  
   黄文昕 :……暂时还没有。
  
   肖慧 :当一个人声誉满盈时,心里必定是幸福和甜蜜的,充满着自豪的。
  
   黄文昕 :在这种时候,我想起了三年前的遭遇,在我的身上,前后出现两种迥然不同的情景,我感到好笑。
  
   肖慧 :好笑?
  
   黄文昕 :对!笑那在我们社会中只知道见风使舵、趋炎附势的人!
  
   肖慧 :(愕然、欲怒,继而平静)这种人是有,但请你不要误会,更不要以己之心度君子之腹,我,绝不是那种人!
  
   黄文昕 :我相信。
  
   肖慧 :(正经严肃地)信不信由你,我不想表白。我伤过你的心,但那不是出于自私,而是因为爱,因为一种幼稚的爱,这一点你应该明白!
  
   黄文昕 :(沉默一阵)我明白。——我指的是另一人。


3

主题

56

帖子

157

积分

积分
157
 楼主| 发表于 2018-1-9 21:54 | 显示全部楼层


  
   肖慧 :谁?
  
   黄文昕 :张伟。
  
   肖慧 :张伟?你碰上他了?
  
   黄文昕 :没有。他给我来了信。(掏出一封信)你看。
  
   肖慧 :(念)“你的英雄事迹使 我感到异常,从你身上使我看到一个革命战士的高贵的品质和英雄气慨,你是我学习的榜样……”
  
   黄文昕 :就在这篇赞颂词的背后,他却在评功会上,以一个随军记者的名义对我团首长,反映我过去的事,说我这个受处分下连队的人不应该评功!
  
   肖慧 :(愤然)卑鄙!三年前,他正是对你毁谤最起劲的一个!
  
   黄文昕 :我有问题,不反对他揭。但我看不惯这种为人。
  
   肖慧 :文昕,生活教育了我。过去,我太软弱了!
  
   黄文昕 :肖慧,我觉得我们都不必再让过去的事来折磨自己了。伟大的物理学家居里夫人说过这样一段话:“我们依靠爱情的狂热来过生活,是会受到欺骗的,我们应该把精神放到事业中去,这使我们变得高尚有力量。”
  
   肖慧 :(咀嚼着这一段名言)……
  
   黄文昕:何况我现在已经……
  
   肖慧 :(痛苦地)……我可以理解……
  
   黄文昕 :(缓缓地)不,你不能理解……
  
   {小于兴奋地跑上。
  
  小于 :黄文昕同志,你妈妈来了。
  
   黄文昕 :(怔)什么?我妈妈来了。
  
   小于 :(一指)你看!
  
   {黄呆住。
  
   {于转身扶黄母上。这是位慈祥善良、身体衰弱的老人,她在小于的搀扶下,步履蹒跚地走过来。
  
   母 :(扑到黄的跟前,颤声地)昕儿,伤在哪里,让妈看看。(抚摸黄)
  
   黄文昕:妈,你别担心,我的伤快好了。
  
   {母子二人坐下,相视无言。
  
   肖慧 :文昕,你陪母亲在这谈谈,我们安排住的地方。(转对母)黄伯母,你跟文昕先在这谈谈,呆会我们来接你。
  
   母 :(连连点头)好,好,闺女,辛苦你们了。
  
   {肖示意于下,二人下。
  
  


3

主题

56

帖子

157

积分

积分
157
 楼主| 发表于 2018-1-9 21:55 | 显示全部楼层

母 :(关切地)昕儿,你……
  
   黄文昕:妈,你看,我不是好好的,没事!
  
   母 :(笑了一下,却流下了眼泪)没事没事,负了伤,不信告诉妈,还骗我说什么一切都好。要不是丽娟说,我还蒙在鼓里呢。
  
   黄文昕:(惊疑)丽娟?是她告诉您的?
  
   母 :不是她还有谁?前方一打仗,我天天盼你的音信,接到你那封“平安无事”的假信,我信以为真……
  
   黄文昕:不是骗你,我怕您担心,才不敢说出真情。
  
   母 :前几天,丽娟这姑娘从县城到家里来跟我说了,我才知道你负了重伤。
  
   黄文昕:她怎么不来?
  
   母 :她本想来看你,说是工作忙,实在走不开,要你别见怪。
  
   黄文昕:就说了这几句?
  
   母 :走的时候,是她帮买的车票,送我上车的,噢,她还捎了一封信来。
  
   黄文昕:(急切地)在哪?快给我看。
  
   母 :(从衣代里摸索了半天,才找出来)喏。
  
   {黄折信,越看越吃惊,脸色变行苍白,他双手颤抖着。
  
   母 :(自顾自地说着)丽娟这姑娘,长得挺秀气,人也活泼,就是有点小脾气,工厂里好多青年人追 她,她硬不答应,就中意找一个部队的干部。你看,她还真看中你啦。孩子,妈这么大年纪没有太多的想头了,只望你成个家,生个胖娃娃,叫我一声“奶奶”,妈死也甘心了。
  
  黄文昕:(听见妈妈的笑声,格外心痛,不由得让起来走开了几步。)
  
  母 :(见状生疑,望着黄)昕儿,你?
  
  黄文昕:(望着母亲那饱经风霜的脸,看着她那双倾注着母爱的关切的眼睛,他把要吐出的话儿强回下去,笑着掩饰地)妈,你呀,就知道这个。叫我多不好意思!
  
  母 :什么,不好意思?三十出头的人啦,还不好意思?你看人家象你的年纪,谁不抱上娃娃了?昕儿,依妈妈的话,等你伤好了,就回家结婚。
  
  黄文昕:结婚?——条件还没成熟。
  
  母 :东西我都准备齐了,被子、蚊帐衣物柜子件件新,不用你管了。
  
   黄文昕:妈,您那来的钱?
  
  母 :哪来的钱?看你问的,你每个月寄回的钱我少吃几口,慢慢攒了这笔钱。
  
  黄文昕:(感动地)妈,您太操心了。(迟疑地)可是……
  
  母 :(警觉地)什么?
  
  黄文昕:……
  
  母 :丽娟的信里都有些什么话?
  
  黄文昕:(失措)啊?嗯……
  
  母 :念给我听听。
  
   黄文昕:(慌乱)没什么,没什么可念的。


3

主题

56

帖子

157

积分

积分
157
 楼主| 发表于 2018-1-9 22:01 | 显示全部楼层

  
   母 :念!
  
  黄文昕:(愣住)……
  
  母 :(忧虑地)丽娟她?
  
  黄文昕:(背转身)……
  
  母 :(立起身)她怎么啦?
  
  黄文昕:(下定决心)妈,我不得不告诉您,丽娟她……变了!
  
  母 :你说什么?
  
  黄文昕:这是她的绝情信。
  
  母 :(颓然坐下)啊?……
  
  黄文昕:妈,你别难过。
  
  母 :(喃喃地)怪不得她借托工作忙,连看都不来看你了。
  
  黄文昕:我写信给她时,怕您担心,特意在信里嘱咐她不要把我负伤的事告诉妈。没想到,她就在我负伤的时候……
  
  母 :(半响,刚强地)孩子,你不要难过。
  
  黄文昕:是的,我不难过,对这样的人,我不值得难过,我也不会怨恨她。不过,她 不该连我那点起码的要求都做不到,来伤妈妈的心。
  
  母 :(通情达理、无限慈爱地)妈不伤心,孩子,你为国为民负的伤,你光荣,妈也光荣,你就是残废了,有妈在身边,能照顾你。孩子,你年纪还轻,你要想不开,妈心里是个什么滋味。你是知道的。
  
  黄文昕:妈!
        母:儿子!……(母子相拥)
  
   {灯暗。
点击:[url=https://mp.weixin.qq.com/s?__biz ... fa1414ee2b8f50c1#rd]三场话剧《复燃》之3[/url]

或打开:[url=https://mp.weixin.qq.com/s?__biz ... fa1414ee2b8f50c1#rd]手机版《复燃》第三场[/url]
     

39

主题

272

帖子

792

积分

积分
792
发表于 2018-1-10 09:29 | 显示全部楼层
军中才子
列车即将到站,风景还没有欣赏够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